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T逸生活 >「故事」的重要性:如果我们活在自己的泡泡里,还能想像他人的人

编译:白之衡

如今,听到阅读小说可以增强同理心这样的说法,我们大致已经不再怀疑了,更何况这可能是长期以来就嗜好阅读的你从来就不曾存疑过的事。但是,这件我们相信了许久的事,是经过多少功夫与研究方法才获得实证的呢?

心理与社会科普专栏作家萍克(Susan Pinker)近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细数了近年来科学界在「阅读影响人类行为」这个主题上所做过的种种研究角度与论点,这些研究也逐步地让文学在人类社会扮演的正面功能角色越来越清晰。

比方2006年,多伦多大学的两位心理学者欧特利(Keith Oatley)和马尔(Raymond Mar)提出阅读小说与同理心有关联的论点。为了证明这点,他们首先评估这些受测者过去以来阅读过的文本量,接着再让他们接受「人际反应」(Interpersonal Reactivity)和「从眼读心」(Reading the Mind in the Eyes)两种评估同理心与诠释他人心理状态的测试,结果显示,「读越多小说的人,越有同理心,也越能理解他人。」

进一步测试

但是,关联建立起来了,我们却还不知道阅读从哪些方面影响同理心。于是2009年,欧特利团队中的部份人员重製了这套研究方法,这次他们找来225名成人接受测试,并分别区分出年龄、性别、智商、语言流利程度、压力程度、寂寞程度与性格类型等变数,另一方面,再评估他们「感受文字并身历其境的能力」。做完这些评估之后,这些受测人再接受同理心测验。结果显示,无论在哪种变数下,长期阅读小说的受测者都有较高的同理心,此外,这些人也因为较容易与周遭人建立生活网络,因此有较丰富而实在的社交生活。

到了2013年,纽约新学院(The New School)社会研究学院的两位社会心理学者卡斯塔诺(Emanuele Castano)和基德(David Comer Kidd),则从这些阅读与同理心的相关研究中延伸出去,企图了解阅读类型是否对于同理心的生成有所差异。他们让受测者阅读三大类型的文本——文学小说、大众小说(包含恐怖、科幻、爱情等)、非小说,然后再接受同理心测试。结果显示,文学小说对于改善同理心的助益,大大地高出大众小说和非小说。

「故事」很重要

不仅新学院的研究实证小说的功用,萍克也再举差不多同年的一项研究,指出「故事」对大脑的影响力有多大。加州克莱蒙研究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的神经科学家柴克(Paul Zak)在一项实验中,请受测者观看一部父亲与他的两岁癌末儿子相处的影片。影片经过细心剪辑,父亲开头即表明他的儿子时日无多,只能尽力陪伴他;而在另一组测试中,受测者观看同样这对父子参观动物园的影片,但影片以流水帐方式呈现,父亲也未表明儿子的癌末状况。

结果,第一组受测者观看影片时脑内大量产生一种促进信赖感、体贴与同理心的荷尔蒙——催产素(oxytocin),且在观看后,他们大多乐意捐钱给相关慈善机构;而第二组人,则显得较无动于衷。显然,第一组彻底被「故事」给感动了。

故事的力量

柴克解释,故事要有力量的的两大因素,一是要能抓住观者注意力,二是要让观者进入角色的世界。

「我们能够融入故事,是因为我们直觉地理解自己可能也会面对相同的艰难考验,且必须发展出自我的内心解答,」柴克在Greater Good上发表的文章中写道,「……如果故事抓住我们的注意力够久,我们就会开始在情绪上和角色产生共鸣,叙事学者称这种现象为『转移』(transportation),因此当你看到詹姆士・庞德在高速行驶的火车上和坏蛋互殴时,你的手心会发汗。」

这种脑神经机制不但能让我们保持警觉,也能帮助我们快速与他人建立关係,促进合作与人类社会发展,「了解他人的故事——他们打哪来、做什幺的,以及是否有共同友人——与陌生人之间的关係就形成了。」

柴克继续解释道,因此有些叙事学者认为每个让人投入的故事都有一个世人通用的故事结构,称为「戏剧弧线」(dramatic arc):「故事的开头要新颖又给人惊喜,接着角色碰上必须克服的难关,压力升高,而这个难关经常是因为他们过去的失败或危机所导致,然后故事会在角色为了克服阴影般的危机而审视内心时达到高潮,一旦这个变化产生,故事就能自行找到解答。」

因此,重点不在于故事是否为真实,萍克说道。她引述欧特利的话:「如果你将自己隔绝在自己的人生泡泡里,你还能想像他人的人生吗?」

参考资料:The Wall Street Journal、New School、Greater Good、Washington Post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立博官网体育投注|一个集民生资讯|健康饮食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娱乐官网 申博9.91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