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P馨生活 >异国灵魂的孤独对舞──《轻轻摇晃》(Lilting,2014

异国灵魂的孤独对舞──《轻轻摇晃》(Lilting,2014

  起初镜头缓缓推移,抚过英国旧式花纹壁纸和泛黄老照片,停驻在郑佩佩迷惘的脸庞上,华人影迷记忆中《大醉侠》女侠金燕子的精準剑招、《卧虎藏龙》碧眼狐狸狠戾的暗器手法瞬间如潮浪褪去,老去的女侠收敛起武打片拳脚身手,改以凝视、眨眼、微笑等特写画面透露内心世界,引出本片主题:在异文化交界游移的国族、性向认同与爱恋。

创伤,无法翻译

  故事一开始,华人移民唐筠(郑佩佩饰)置身伦敦养老院,过着孤寂的封闭生活,成日思念过世的儿子Kai,养老院同伴Alan的追求遂成为些许慰藉。Kai生前知道个性保守又不谙英文的母亲不喜欢养老院,只想与他同住,一直犹豫是否向母亲出柜,接她与男友同居,不料却在决定向母亲出柜那日遭逢意外。Kai死后,他的男友Richard(Ben Whishaw饰)为了改善唐筠的幽居生活,特别请来翻译为唐筠和Alan翻译对话,希望让两老了解彼此,增进感情,却意外触动Richard和唐筠的心结。

异国灵魂的孤独对舞──《轻轻摇晃》(Lilting,2014

  相较《喜宴》、《面子》(Saving Face)等跨文化同志电影夸大华人同志与父母间的文化差异与情感冲突,《轻轻摇晃》导演许泰丰(Hong Khaou)偏向挖掘情感层次,避免将两造文化塑造为二元对立。此外,跨文化电影常藉由语言隔阂擦枪走火製造笑点,将异文化的冲撞简化为公式化的嘉年华闹剧,迎向政治正确的圆满结局。本片却特意突显语言在沟通中的错综作用。Richard与翻译者以为透过语言交流能让唐筠和Alan的罗曼史增温,唐筠却觉得愈了解Alan,愈发现两人个性迥异,片面决定终止翻译,此举反让真正的冲突从唐筠与Richard客气有礼的表面关係下浮现。换言之,当语言无法弭平文化裂隙,唐筠与Richard才开始面对Kai死亡带来的创伤。

幽微视觉风格洩漏主题

  整部电影只有寥寥几个场景,主要情节几乎都在室内进行。镜头以缓慢节奏在有限的空间追蹤演员的表情姿态,使观众的注意力得以聚焦在对白意涵与人物细微的情绪变化,营造出抒情写实的氛围。

异国灵魂的孤独对舞──《轻轻摇晃》(Lilting,2014

  片中安排了许多虚实交错的段落,在这些段落通常先出现回忆,再连结至现实情境。值得注意的是,导演在衔接回忆与现实镜头时,不使用粗暴急促的剪接製造间隔,而是以对白、动作设计等场面调度,让观众对回忆部分的情绪反应尽量悄然延伸至现实,虚实界限因而逐渐模糊。当镜头环绕着唐筠与Alan拥舞旋转时,她原本倚在Alan肩头,用中文喃喃诉说当初移民英国的嚮往与失落,一转身紧拥她的对象却换成了Kai。类似的镜位切换也出现在Kai与Richard讨论是否出柜的场景。回忆与现实画面重叠所产生的不确定感贯穿整部影片,折射至同志对父母隐瞒性向的隐晦痛楚。

华人同志电影的核心命题:和解?不和解?

  至此本片主题又回到跨文化华人同志电影脉络的核心命题:当上一代的华人文化背景,对上下一代的异文化认同和同志身分时,能否取得和解?前述《喜宴》、《面子》以子嗣传承与家族和谐之类华人文化重视的价值,诱使上一代做出象徵性的妥协,作为平息冲突的解决之道。《轻轻摇晃》却另闢蹊径。影片后半段,唐筠和Richard历经龃龉、情绪爆发与相互坦承后,似乎对彼此失去挚爱的痛苦能感同身受,但唐筠仍拒绝了Richard半带强迫性质的照顾。唐筠的角色塑造混入了郑佩佩承继的女侠坚韧性格,移民经验使她视人生的断裂离散为常态,她宁可独自活在回忆中。

异国灵魂的孤独对舞──《轻轻摇晃》(Lilting,2014

  此处导演对和解的态度是暧昧的,然而这或许就是他对异文化华人同志处境的解读,永远在暧昧不明的语言、文化与情感中浮沈,直至死亡将回忆定格。全片充满游移浮动的意象,与之相呼应的,是唐筠最喜爱的国语老歌,逸敏的〈摇摇摆摆〉,有趣的是她却不知歌曲乃是翻唱自Dean Martin的着名单曲Sway(〈随你摇摆〉)。诚如歌词所言:「舞池虽有其他舞者/亲爱的我眼中只有你/惟你拥有魔幻舞技/当你摇晃起我,我于是脆弱。」最终导演并不试图让唐筠与Richard跨越文化的巨大鸿沟,而是在分享片刻的悲伤与脆弱后,退回记忆空间,独自与属于自己的Kai摇晃起舞。

 电影资讯

《轻轻摇晃》(Lilting)-许泰丰(Hong Khaou),2014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立博官网体育投注|一个集民生资讯|健康饮食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macao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豪博国际平台主页